澳门银河国际官网_澳门银河国际赌城官网_bbin平台下载地址

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书画收藏,心静才能收获回报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日期:2017年12月15日
 
 受访专家认为,如今古代书画价格较高,普通藏家可能承受不起;而当代书画则更适合观望;在近现代书画部分,仍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书画是中国最为古老,也是最为玄妙的收藏门类之一。经历了近十年来艺术品市场的一波涨跌,书画市场更加显得深不可测。面对书画的真假之争,有人视之为投资最大的障碍,有人却当它是收藏的乐趣所在;面对书画的价格涨跌,有人深受其苦,有人却在享受收藏乐趣之余还小赚了一笔。
 
写意画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其中文人参与绘画,对写意画的形成和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相传唐代王维因其诗、画俱佳,故后人称他的画为"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他"一变勾斫之法",创造了"水墨 淡,笔意清润"的破墨山水。董其昌尊他为"文人画"之祖。五代徐熙先用墨色写花的枝叶蕊萼,然后略施淡彩,开创了徐体"落墨法"。之后宋代文同兴"四君子"画风,明代林良开"院体"写意之新格,明代沈周善用浓墨浅色,陈白阳重写实的水墨淡彩,徐青藤更是奇肆狂放求生韵。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写意画代已进入全盛时期。经八大、石涛、李 、吴昌硕、齐白石等发扬光大,如今写意画已是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画法。
 
写意画主张神似。董其昌有论:"画山水唯写意水墨最妙。何也?形质毕肖,则无气韵;彩色异具,则无笔法。"明代徐渭题画诗也谈到:"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据皆吾五指裁。"
 
写意画注重用墨。如徐渭画墨牡丹,一反勾染烘托的表现手法,以拨墨法写之。元代吴镇论画有云:"墨戏之作,盖士大夫词翰之余,适一时之兴趣,与夫评画者流,大有寥廓。尝观陈简斋墨梅诗云:''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此真知画者也。"
 
写意画强调作者的个性发挥。扬州八怪以"怪"名世,作画不拘常规,肆意涂写,并以一个"乱"字来表露他们的叛逆精神。郑板桥曾表白:"近代白丁(民道人)、清湘(石涛)或浑成或奇纵,皆脱古维新特立。近日禹鸿胪(之鼎)画竹,颇能乱,甚妙。乱之一字,甚当体任,甚当体任。"(《郑板桥集补遣》)金冬心画竹也是喜"乱",曾言:"用焦墨竿大叶,叶叶皆乱。"写意画多以书法的笔法作画,同时写意车的用笔也极大地丰富了书法的表现形式,所以写意画家多半是书法学。如郑板桥擅长书法和绘画,相互参融,以画法作书,创隶书间于行楷之中?“六分半书”,又以书法的笔法作兰竹,风格明快劲峭。清人蒋士铨评曰:"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蔬花见姿致。"
 
写意画是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艺术形式。扬州八怪之一的李,喜在画上作题跋,长长短短,错落有致,使画面更加充实,也使气韵更加酣畅。"画不足而题足之,画无声而诗声之,互相为用"(葛金《爱日吟庐书画录》),既反映了李绘画的实际,也体现了写意画的基本特点。近代吴昌硕、齐白石也是兼此四绝的艺术大家。写意画即是用简练的笔法描绘景物。写意画多画在生宣上,纵笔挥洒,墨彩飞扬,较工笔画更能体现所描绘景物的神韵,也更能直接地抒发作者的感情。
 
写意画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其中文人参与绘画,对写意画的形成和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相传唐代王维因其诗、画俱佳,故后人称他的画为"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他"一变勾斫之法",创造了"水墨 淡,笔意清润"的破墨山水。董其昌尊他为"文人画"之祖。五代徐熙先用墨色写花的枝叶蕊萼,然后略施淡彩,开创了徐体"落墨法"。之后宋代文同兴"四君子"画风,明代林良开"院体"写意之新格,明代沈周善用浓墨浅色,陈白阳重写实的水墨淡彩,徐青藤更是奇肆狂放求生韵。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写意画代已进入全盛时期。经八大、石涛、李 、吴昌硕、齐白石等发扬光大,如今写意
画已是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画法。
 
写意画主张神似。董其昌有论:"画山水唯写意水墨最妙。何也?形质毕肖,则无气韵;彩色异具,则无笔法。"明代徐渭题画诗也谈到:"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据皆吾五指裁。"
 
写意画注重用墨。如徐渭画墨牡丹,一反勾染烘托的表现手法,以拨墨法写之。元代吴镇论画有云:"墨戏之作,盖士大夫词翰之余,适一时之兴趣,与夫评画者流,大有寥廓。尝观陈简斋墨梅诗云:''意足不求颜色似,前身相马九方皋。''此真知画者也。"
 
写意画强调作者的个性发挥。扬州八怪以"怪"名世,作画不拘常规,肆意涂写,并以一个"乱"字来表露他们的叛逆精神。郑板桥曾表白:"近代白丁(民道人)、清湘(石涛)或浑成或奇纵,皆脱古维新特立。近日禹鸿胪(之鼎)画竹,颇能乱,甚妙。乱之一字,甚当体任,甚当体任。"(《郑板桥集补遣》)金冬心画竹也是喜"乱",曾言:"用焦墨竿大叶,叶叶皆乱。"写意画多以书法的笔法作画,同时写意车的用笔也极大地丰富了书法的表现形式,所以写意画家多半是书法学。如郑板桥擅长书法和绘画,相互参融,以画法作书,创隶书间于行楷之中?“六分半书”,又以书法的笔法作兰竹,风格明快劲峭。清人蒋士铨评曰:"板桥作字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蔬花见姿致。"
 
写意画是融诗、书画、印为一体的艺术形式。扬州八怪之一的李,喜在画上作题跋,长长短短,错落有致,使画面更加充实,也使气韵更加酣畅。
 
写意画跟国外的一比就知道了。中国画历史中是没有光、影的概念的,基本上纯线条、墨块、浓淡,画上总还会有诗。
 
当相片出现后,国外的那种写实技巧步入死胡同,出现毕加索、莫奈等各派寻找出口,最后出口是中国画——写意
 
写意,有大写意小写意,就是墨,墨与色之间的变化,有点夸张。但很值得去学。
 
在这个笔墨山水、花鸟鱼虫创造的一个虚幻的世界里,收藏家看到的是一个修养身心的避风港;而投资者面对的却是一场不好玩的游戏。想要赢得这场游戏,最好先静下心来,遵守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一纸千金”和“一张废纸”仅一步之遥
 
1995年,在杭州的一场书画拍卖会上,发生了一件让媒体广泛关注的事件。一幅张大千的《仿石溪山水图》拍出了11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但拍卖刚结束,就爆出此画为赝品的消息,令买方无法接受。于是他拜访了在画上题跋的两位著名鉴定家谢稚柳和徐邦达进行查证,结果出乎意料。
 
徐邦达展开画轴一看,便认出画上的题跋是他的真迹,但画本身无论是笔锋还是设色都与真迹相去甚远。原来徐老4年前曾经鉴定过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的真迹,并有题跋。现在这幅赝品上的题跋,正是从那幅真画上“移花接木”拼凑上去的。
 
但谢稚柳却认定此画就是张大千的真迹。谢老也记得三四年前,曾有人拿来这幅画请他鉴定,当时画的左下方,在画芯之外已有人做过鉴定评语。如今这幅画,无论是画、印、题款,都明白无误地确定是张大千上世纪40年代的作品。
 
徐邦达是吴湖帆的入室高足,被尊称为“国眼”,长期供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而谢稚柳也是现代著名书画大家和鉴定家,早年还与张大千交往甚密,曾与张大千一起去敦煌搞过研究。这两位大师作出截然相反的结论,使得买卖双方争执不休,而此画究竟是真是假直到今天都没有一个定论。
 
与普通的赝品不同,假画在收藏领域始终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在大家为张大千这幅画是真是假争红了脖子的时候,有多少人想到,张大千本身也是画假画出身?他仿的石涛,又曾骗过多少鉴定大师的眼睛?“书画有时候就是这么好玩,没有真假,也没意思了。”收藏书画十几年的叶金荣律师感叹道。
 
然而对于投资者来说,赝品却是书画领域最大的“顽症”。一百万元的名画和一张废纸之间这一步之遥,曾让多少人捶胸顿足。
 
书画鉴定专家宣家鑫说,如今国内拍卖行推出的书画作品中只有百分之五六十是真品。于是,许多买家宁愿花高出拍卖行三四成的价位去画廊买画。“然而有时候画廊保真的程度还不如拍卖行。”上海收藏协会副会长陈克涛说。
 
2005年,艺术市场达到高峰的时候,许多新兴买家开始涌入书画市场。他们不懂画,却看中拍卖行价格偏低,纷纷抱着捡漏的心态前去买画。“其实买家应该记住一条真理,就是好货不便宜,”宣家鑫说,“一场拍卖会上百个买家,好的拍品往往会引来激烈的竞争,最后价格反而很高。真正能够捡漏的概率只有10%,而且首先是那些有实力又有眼力的藏家能够买到。”
 
陈克涛收藏书画20年,买高价的作品仍然会找几位专家朋友帮他“长眼”。有一次,他在一家拍卖会上,看中一幅张大壮的《牡丹图》。他当时觉得这幅画色彩清淡、画风儒雅,很符合张大壮的风格,而价格仅一千元人民币,略低于当时的行情。于是他没来得及征询朋友的意见,就把画买了下来。但当他将此画拿出来与朋友一起欣赏时,朋友却发现其落款上有问题。
 
因此陈克涛建议买家购画,至少要请两位在书画鉴赏领域有一定声望和地位的专家“长眼”,以减少买到赝品的风险。
 
当代书画,几家欢喜几家愁
 
“当代书画是投资理念判断的失误”,说起近几年来价格起伏最大的当代书画,宣家鑫如此概括。
 
其实当代书画真正开始大量进入拍卖市场,仅仅是四五年前的事。当时艺术市场正值“非典”后的一波高峰。大量买家抱着投资的心态涌入市场,但却发现投资书画不比买股票、购房产,50%的买假概率实在太高。
 
这时候,当代书画横空出世,成了投资新宠。由于画家在世,当代书画相对古代和近现代书画来说,不仅容易鉴定,也更容易积累筹码,进行最简单的商业操作——囤积、拉高、出货。于是短短几年内当代书画的价格暴涨,甚至超过了古代和近现代书画。“王明明一幅画能买到两三百万元,唐伯虎的画也不过这个价。”宣家鑫说。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画家本身也开始浮躁起来。上海敬华拍卖的中国书画部经理薛强透露,当时一些画家会与拍卖行达成协议,画家通过拍卖行自卖自买,制造高价假象,而画廊则从中获取佣金和知名度。这个“双赢”的合作,最后埋单的还是盲目跟盘的买家。
 
宣家鑫指出:“古代书画集文物、史料、经济、观赏四重价值于一身,而当代书画唯一的价值,就是画家知名度。”殊不知,在当今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知名度却是最容易创造的假象。盛名之下,当代书画家的真实水平实则良莠不齐。
 
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家,经过历史的筛选能留存至今的,艺术水平和社会地位都已盖棺论定,而当代画家却不然。薛强断言:“当代书画今天的价格,在画家百年后还能够站得住脚的可能不到5%。”
 
这正是宣家鑫所说的“投资理念判断失误”。投资者以为只要买到真画,即使现在价格偏高,“捂”个几年也能够升值。然而书画的价值规律远不止这么简单。“崔如琢的画2006年卖到1300万港元,现在市场如何却很难说。”
 
评判一幅书画的价值,陈克涛认为,首先要看画家本身是否满足三个标准:首先他要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艺术修养,其次他要有深厚的传统功底,最后才是有个人风格。
 
唐云早年苦练石涛的山水,练就了浑厚的笔力,才转而创出自己的一派画风。反观如今的一些中青年画家,他们各个都有自己的风格,但画中却丝毫看不出功底,这在陈克涛看来有哗众取宠之嫌。
 
陈克涛的收藏以近现代海派书画为主,间或收藏一些当代海派名家的作品。比如上海中国画院院长施大畏以及该画院的画家韩硕、车鹏飞等。近十年来,他们的作品价格都在以每年10%左右的涨幅递增。相对市场过热的北京和浙江来说,海派书画的行情却始终比较平稳。
 
2000年,陈克涛以2000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了一幅车鹏飞四尺对开的《山水》,5年后出手时,价格也仅在1万元人民币的价位。而当时正值市场最火的时候。
 
陈克涛认为,在作品质量保证的前提下,“只要价格不是一下子‘到位’的画家,今后都有升值的空间。”这或许是辨别当代书画价值真实与否的一条捷径。
 
张大千离毕加索还有多远
 
不过,即使是在2005年书画价格最“离谱”的时候,叶金荣还是认为“整体来说,中国书画的价格还偏低”。
 
“张大千被称为‘东方的毕加索’,那么与他同时代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书画名家,也应该相应有各自的地位。地位如果体现在市场的话,那他们的价格就远不止目前这些了。”
 
当然,现代意义上的艺术市场,在国内才经历了不到20年,而在西方,则是几百年。显然,在张大千向毕加索迈进的过程中,市场还将经历更多的起起落落,才能理清如今的不成熟和不理性,真正让艺术家的价格各归其位。
 
今年春拍,面对经济环境的低迷,拍卖行仍旧抛出9亿元、10亿元的成交额,但其实聚光灯照不到的一级市场画廊却是一片萧条。过去几年,宣家鑫主持的静安书画院的营业额每年都会增长20%到30%,然而今年一季度,画廊的营业额却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
 
显然拍卖行的数字并没有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真实反映市场情况。薛强坦言,由于没有相关法律制约,目前拍卖行成交数字不可全信。
 
无论拍卖行如何掩饰,艺术市场已经从2005年的高峰滑入了一个低谷。“目前艺术市场已经进入了平稳期,”宣家鑫说,“而现在正是买真品、精品的时机。”
 
几位专家都认为,如今古代书画价格较高,普通藏家可能承受不起;而当代书画则更适合观望;在近现代书画部分,仍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现在像吴昌硕、任伯年这样的海派大名家,他们的精品,市场价格才几十万元,还有很大的空间,”陈克涛说,“还有一些清末民初的小名家,也很有空间,比如钱慧安、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等等。这些作品很好,只是个人风格有所欠缺,但价格都不高,四尺整张才几万元。升值空间甚至超过了那些一流名家。”
 
宣家鑫预言,待艺术市场经过几年的平稳期后,2010年世博会又会带动一波新的涨幅。“世博会是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的一个大好契机,艺术品当然也不例外。而随着国力的增长和中国人财力的增加,2010年中国艺术品的价格可能又会翻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