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官网_澳门银河国际赌城官网_bbin平台下载地址

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梁启超的北魏体书法:方正峻厚工整朴拙
梁启超书法,不论是真是行,或篆或隶,其笔画形体都是一律地突出方正峻厚,线条的起始转折也是力求方笔,这和他极力推崇北魏书体有关。梁启超的书法为一手工整朴拙的北魏体,除了草书不擅长外,篆、隶、真、行其皆能为之,其中楷书写得最多。  
 
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宣传家、教育家、史学家和文学家、艺术鉴赏家,也是书法极有研究的大学者。他是戊戌维新领袖之一,晚年的他在政界经历了几多沉浮后,最终放弃了政治,在其生命的最后十年里,他一心治学著述,并先后于清华、南开等学府从事教育研究工作。当时清华国学院著名的“四大导师”,梁启超名列其首(另三位乃王国维、陈寅恪和赵元任),可见其举足轻重的学术地位。
 梁启超书法作品欣赏
梁启超的书法为一手工整朴拙的北魏体,他除了草书不擅长外,篆、隶、真、行其皆能为之,其中楷书写得最多。他的字,不论是真是行,或篆或隶,其笔画形体都是一律地突出方正峻厚,线条的起始转折也是力求方笔,这和他极力推崇北魏书体有关,他的观点一贯是“与其学唐碑,不如学六朝碑”。而学六朝碑,他说“应从方正严整入手为是,无论做人做事,都要砒砺廉隅,很规律,很稳当。竖起脊梁,显出骨鲤才好。”
 
梁启超的《饮冰室全集》中就有一篇万余字的《书法指导》,这是根据一九二六年他应邀为清华教职员书法研究会的讲演记录而成,他在文中首先就表明“书法是最优美最便利的娱乐工具”,而且写字“可以独乐”,不似喝酒、打牌、唱歌听戏须“聚合多人”,所以他认为:“写字虽不是第一项的娱乐,然不失为第一等的娱乐。”其实生活中的梁启超很喜欢玩牌娱乐,在这方面也是一等好手,他曾有句名言甚妙:“只有读书可使我忘记麻将,也只有麻将可使我忘记读书。”在他看来读书也是一种享受的娱乐。
 
从作书说到做人,其道理大致是相同的,梁氏做人同样也是方正而不圆滑。他在1890年赴京会试的时候看到介绍世界地理的《瀛环志略》和上海机器局所译西书,眼界大开,同年结识康有为,投其门下,最后他们因政见不同也同样自持己见而分道扬镳,这体现出梁氏方正耿直不含糊的性格。
 
曾经作为一代政治家的他,对“江山”的感悟是和旁人不一样的。不过,晚年时的梁启超,也曾说过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的学问兴味和政治兴味都甚浓,两样比较,学问兴味更为浓些。”
 
有一篇梁实秋的文章,是关于介绍梁启超先生于清华学校演讲的,其中有一段这样传神巧妙的描写:“大教堂里坐满了听众,随后走进了一位短小精悍秃头顶宽下巴的人物,穿着肥大的长袍,步履稳健,风神潇洒,左右顾盼,光芒四射,这就是梁任公先生。”然后他又写道:“他(梁启超)极简短的开场白一共只有两句,头一句是:‘启超没有什么学问,’眼睛向上一翻,轻轻点一下头:‘可是也有一点喽’!”
 
梁实秋的文章将其对梁启超先生的第一印象写得活灵活现。看来,梁启超说这样的话,看来信心挺足的。尤其是两句简短的开场白,一抑一扬,既自谦又自负。当然,他也完全有这样自负的资格。
 
 一九二三年,梁夫人因癌症复发病世,在此后的一年里,梁启超极度痛苦伤悼,而后借已读宋词并以宋词句集联自遣,最后这样一发而不可收,居然集成有二三百幅之多!
 
梁启超喜欢将自己的集句联写成对子分赠友好和学生,当年的胡适之、徐志摩等都曾获赠。那段时间有人带着润笔求字,他仍多半写他的楷书集联,一时流传颇广。因此,即使在今天的拍卖市场上,也时能见到梁氏的作品。
 
梁启超的集联,据说是受了陈师曾的启发,全以宋词句为素材。而就《饮冰室诗话》中所收的五十来副联句中,他似乎又特偏爱姜白石的句子,“最可惜一片江山”便出自姜夔的《八归》。而且此句在他的集联中频频出现,除图示一联外,还有如:“忽相思,更添了几声啼鸡;屡回顾,最可惜一片江山。”再如:“燕子来时,更能消几番风雨;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
 
在《饮冰室全集》中,《书法指导》是梁启超收于文集中唯一一篇谈书法的专论。应该说,梁氏有关书学方面的长题短跋还有许多,一册荣宝斋出版的《梁启超题跋墨迹书法集》,内收梁所收藏的一百余种碑刻拓片,每种都有他的题跋,有品评前代书法风格,有考释校勘碑文,有记录拓本递藏之辗转及收藏之心得等等,其中颇多前人所无的独到见解,但这些文字在《饮冰室全集》里并未专门列出一辑。或许作为一代大家而言,碑刻拓本的收藏乃余事、闲事而已,不值一提。